画匠的故事" />
好河北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画匠的故事

画匠的故事

时间:2014-12-20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在古代,画匠们以其精湛的画技、高超的水准、无比的智慧,绘制了一幅幅精美的画卷,同时也为世人留下了一个个有趣动人的故事。本期为大家奉上一组画匠的故事。
  
  三画匠画像
  
  康熙末年,有位姓吉的守备,他当年随康熙爷平定三番时,瞎了一只左眼,立下大功,如今虽已过花甲之年,却依然每天舞枪弄棒,骑马拉弓,威风不减当年。
  
  这天,吉守备请来当地颇负盛名的三个画匠为自己画像。这三个画匠是师兄弟,吉守备对他们说:“老夫出银五十两,你们三人每人替老夫画一幅像,画得最好的,除得到五十两银子的工钱外,老夫另给五十两赏银。”
  
  首先是大师兄为吉守备画像。吉守备坐在练武场中间,大师兄一心一意地把吉守备画得威武雄壮。至于那只瞎眼嘛,当然也只好按照人物肖像画的规矩,有一是一,有二是二。
  
  吉守备看了大师兄的画像后,摇了摇头,啥也没说。
  
  接下来,轮到二师兄给吉守备画像了。吉守备特意拿来大师兄画的像,让二师兄看过后,才坐在椅子上让二师兄画。二师兄心想:大师兄画的像标准规矩,无可挑剔,主人却不满意,必是对大师兄把他画成一只独眼有反感。
  
  于是,二师兄一丝不苟地把像画完后,又着意修饰了一番,把吉守备画得双目传神,虎虎生威,一看就是个英勇武夫。吉守备看了二师兄的画像后,也是摇头叹气,没有说话。
  
  最后,轮到三师弟给吉守备画像了。吉守备拿着两位师兄的作品给他看,说:“一个在揭老夫的短处,另一个虚伪至极。”三师弟听了,正感到为难,突然他看到了兵器架上的弓箭,顿时来了灵感,立刻胸有成竹地画了起来。很快,他就将像画好,交到吉守备手上。
  
  吉守备拿过画像一看,只见自己身穿战袍,腰悬箭壶,手拉硬弓,紧闭左眼,在向远方的箭靶瞄准。那像画得既有形,又有神,吉守备满意地笑了。最后,三师弟获得了一百两银子,高高兴兴地回家了。
  
  还魂
  
  明朝时,有个落魄书生叫宋子安,为了生计,他操起了“画师”的活。说白了,“画师”其实就是“画尸”,也就是替死人画像。
  
  一天深夜,宋子安正挑灯夜读,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夜空,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一个一身白衣的姑娘出现在门口,幽幽地说:“宋画师,你能给我画张像吗?”
  
  “这——”宋子安打量了一下姑娘,有些犹豫起来。要知道,他平常都是替死人画像,人们见到他躲都来不及,更别说请他画像了。
  
  “求你了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。”姑娘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。宋子安心头一软,答应了。他让姑娘坐在凳子上,摊开画纸画了起来。姑娘长得很美,特别是嘴唇边那颗红痣,更有着无比的韵味。宋子安画得很认真,倾注了所有的心血。
  
  天快亮时,宋子安终于替姑娘画好了像。姑娘端详着画上的自己,流着泪感激地说:“谢谢你把我画得这么美。天亮后请你把画送到飞香院,交给老鸨,她会给你银两的。”说完,就走了。
  
  天亮后,宋子安正想把画送去飞香院,不料飞香院的管事来了,说飞香院的嫣红姑娘昨晚上吊死了,想请宋子安去替她画张像后好入棺。嫣红姑娘的大名宋子安早有耳闻,她是当地最出色的歌女,只卖艺不卖身。宋子安带着那幅画,跟着管事来到了飞香院。
  
  进了房间,看到躺在床上的嫣红姑娘,宋子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。眼前的嫣红姑娘,竟然就是昨晚要他画像的姑娘。飞香院里的人听宋子安说了经过,一个个都惊呆了。他们要宋子安把画像拿出来看看。
  
  宋子安拿出画像,慢慢展开。画刚展开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只听床上的嫣红姑娘突然发出“嘤”的一声,竟翻身坐了起来。“鬼啊!”屋子里的人尖叫起来,纷纷逃了出去。
  
  宋子安没有逃,他反而镇定下来,朝嫣红一揖礼,说道:“无论姑娘是人是鬼,在下对姑娘的贞烈都是敬佩有加。能为姑娘画像,是我的福分。”
  
  嫣红眼里闪过一抹感激之色,说:“阎王爷说你把我画得太美了,让我借画还魂,所以我又活了过来。”
  
  画匠与财迷
  
  早先,保定有户姓黄的大财主,是个惜财如命的“老财迷”。
  
  一天,老财迷请一个远近闻名的老画匠来给他的大儿子画像。这老画匠不但画技了得,而且还会给画题诗。老画匠深知老财迷的为人,所以没画之前就和老财迷讲定,画像可以,他得收五十两银子,并且要老财迷立字据为证。
  
  这老财迷有三个儿子,彼此相貌相差无几,另外两个儿子见老画匠要给哥哥画像,都挺有兴趣地凑过来看。老画匠瞧了这三人一眼,提笔便画,画完之后,略一沉吟,又信手在画上题诗:相貌堂堂,挂在中堂;有人来问,黄家大郎。
  
  老财迷翻来覆去地端详着这幅画,不得不佩服老画匠的妙笔神工。不过高兴过后,他又十分心痛:既然老画匠画得好,那五十两银子不是就要付给他了吗?
  
  于是,老财迷眼珠一转,指着画说:“这哪像大郎呀,我瞧着倒像三郎啊!”
  
  不料,老画匠微微一笑,提笔在每句后面加了两个字。老财迷一看,现在题诗成了:相貌堂堂无比,挂在中堂屋里;有人来问是谁,黄家大郎三弟。
  
  老财迷傻眼了,想了片刻,他故作迷糊样,对老画匠说:“不对,我刚才看花眼了,这哪是三郎,我看还是最像二郎。”
  
  老画匠不急也不恼,提起笔来,又在每句后面加了两个字。
  
  老财迷一看,更加惊得合不拢嘴了。原来,老画匠只添了八个字,这题诗就改成了:相貌堂堂无比之容,挂在中堂屋里之中;有人来问是谁之像,黄家大郎三弟之兄。
  
  这回就是打官司,老财迷也没话可说了,只好乖乖掏出五十两银子给了老画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