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海外故事] 十岁的委托人" />
好河北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海外故事] 十岁的委托人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08-13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原寮,日本悬疑小说家,著有《我杀了那个少女》《天使们的侦探》《笨蛋应该死》等。本篇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。
  
  被迫雇佣
  
  泽崎是一名私家侦探。这天午后,他的事务所来了一位十岁左右的少年,说要请他当保镖,去保护一个叫西田幸子的女人。
  
  起初,泽崎并未放在心上:“你是小孩子,遇到什么困难,应该找父母或者警察,懂吗?”
  
  少年却说:“可是,这件事很荒谬,我没有办法讲清楚,警察大概不会理我,所以才拜托你。”稍做停顿,少年又说:“你只要保护她到明天早上。这里是五万元。”
  
  在泽崎的询问下,少年介绍自己名叫夏本大介,十岁,在淀桥第四国小念五年级,家住北新宿三段五十号。中午放学回家的路上,他跟同学正史在神社躲雨,雨停之后,正史就回去了,他想多玩一会儿,就躲在门后看正史借给他的漫画书。这时候又下起了雨,有两个男子跑进神社躲雨。他听到其中一人说:“你今天去杀了西田幸子,她在黑色大厦的珠宝店上班。”因为他躲在门后,加上又很害怕,所以也没看清那两个男子的脸。
  
  泽崎有点犹豫,这个少年,为了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,愿意把自己的零用钱花光,说实话,他不太相信……这时候,少年问泽崎洗手间在哪里,泽崎便说了洗手间的位置。过了好一会儿,少年还没有回来。泽崎想去看看,一出门,就看到门口的信箱上有五张万元钞票。他意识到,自己被这少年雇用了。
  
  大约下午两点半,泽崎来到黑色大厦,在珠宝店对面的咖啡店坐下,一边隔着玻璃橱窗观察珠宝店,一边打电话到珠宝店请西田幸子接电话。
  
  西田幸子是个中年女子。泽崎开门见山:“我叫泽崎,想请教你一件事,有人想要你的命,你知道是谁吗?”西田幸子听完愣住了。泽崎又解释道:“有人听到两个男子在交谈,说今天之内要把你杀了。这件事你有没有线索?”
  
  西田幸子想了想说:“因为工作关系,我有时必须随身携带一些昂贵的商品,确实比普通上班女子危险得多,但我从未遭遇什么危险。请问您是警方人员吗?”
  
  “不是,但请相信我。”接着,泽崎问了西田幸子是否认识夏本大介,答案是否定的。泽崎突发奇想,又问:“那你有小孩吗?”
  
  西田幸子的声音变得有点沙哑:“有个女孩,在念初中。”
  
  泽崎点点头,最后叮嘱西田幸子务必要小心,便挂了电话。不过这之后,泽崎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西田幸子,见她换了件衣服匆匆离开珠宝店,泽崎也跟了上去。
  
  目击劫案
  
  大约两点四十五分,泽崎跟着西田幸子走进了一家银行的营业厅。就在泽崎疑惑西田幸子为什么来这里时,营业厅里的两个男子突然举起了枪。显然,他们是劫匪。
  
  劫匪命令工作人员拉下入口处的铁门,让所有顾客坐在椅子上不要动。接着,应劫匪的要求,银行分行行长武藤荣治站了出来。一个劫匪丢给他两个帆布袋,让他把保险柜里的钱都装进去。一分钟后,武藤提着鼓鼓的帆布袋,走近其中一个劫匪。突然,他从帆布袋后拿出一把枪,射穿了那个劫匪的胸膛,然后迅速调转枪口指向另一个劫匪。“束手就擒吧!”武藤说,“我刚才已经按了警铃,警方马上就会把这里包围起来。”
  
  话音刚落,那个劫匪突然抬手要向武藤开枪。就在这时,西田幸子一边喊着“老公,危险”,一边冲到武藤的身前。为了避免西田幸子受到伤害,泽崎猛地撲了过去,将她推开了。武藤愣了一下,等反应过来,已被劫匪的枪击中,倒了下去。劫匪拎起地上的帆布袋,打算逃走,却被门外的警察逮个正着。后来,武藤被救护车救走,西田幸子也随救护车去了医院。
  
  第二天,各家媒体都对这起银行抢劫案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。报道中提到,武藤在十多年前担任银行课长时,该银行就曾遭洗劫;六年前他在一家小分行任职分行长时也曾遭遇银行劫案。报道还透露,武藤经过手术后已无生命危险,他所持的手枪应该是今年元月休假期间赴东南亚观光时购买的。另外,劫匪的身份也已查明,死掉的那个叫堂上忠勇,没死的那个叫浅田诚也。浅田表示一切都是堂上一个人计划的,他只是遵照其指示行动。
  
  看完这些报道,泽崎想起了昨天那个少年,于是他根据少年之前提供的地址找上了门,可开门的男孩却不是泽崎昨天见到的那个。
  
  泽崎预感自己被骗了,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是夏本大介吗?”
  
  “是的。”男孩答道。
  
  “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?你的朋友中有没有人知道你家的地址?只限男孩子哦。”
  
  “班里同学都知道,因为有通信录,上面有所有人的住址。”
  
  “你们班上有多少男同学?”
  
  “二十三个,哦,应该是二十二个,今年夏天正史转学了。”
  
  正史?这名字惊醒了泽崎,他忽然意识到,也许正史就是大介,而大介其实就是正史。
  
  大介告诉泽崎,他和正史是好朋友,彼此都知道对方的住址。正史转学后,他们还通过信、打过电话,最后一封信里,正史说他的父母或许会离婚。突然,大介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:“对了,昨天正史的爸爸在银行……”
  
  泽崎眉头一紧:“正史姓‘武藤’,对吗?”
  
  大介点了点头。泽崎赶紧向他道别,匆匆离开了。
  
  泽崎打算等武藤伤势好转后再去找他,在等待的几天里,他对武藤夫妇做了一番调查。原来,离婚是西田幸子提出的,而且她不要赡养费,不过条件是女儿和儿子归她抚养,可武藤不肯。从三月份开始,两人就分居了,女儿跟母亲同住,儿子跟父亲同住。泽崎还通过好友——警察锦织了解到,两个劫匪在案发当天中午根本没去过神社……
  
  破解迷局
  
  这天,泽崎在锦织的陪同下来到武藤的病房,西田幸子也在。武藤夫妻反复向泽崎表示感谢,毕竟泽崎是西田幸子的救命恩人。
  
  泽崎坦白说:“那天我会在现场,是因为我受人所托,从武藤夫人上班的地点一路跟踪到银行。”
  
  西田幸子这才想起那通电话。
  
  武藤问:“委托你的人是谁?”
  
  泽崎看了一眼武藤,说:“是个十岁的少年,自称夏本大介,后来得知他其实叫武藤正史。”
  
  武藤大叫道:“是我儿子?我儿子去请你保护内人?”
  
  泽崎点点头,说:“据我所知,正史小朋友对你们濒临破裂的婚姻似乎知道得一清二楚。”
  
  武藤夫妻低头不语。
  
  泽崎突然话锋一转:“现在来谈谈劫案吧——武藤先生在十一年前和六年前遭遇的那两起劫案。”
  
  这时,锦织开口道:“十一年前,第一兴业银行涩谷分行遭到两名劫匪洗劫,主犯被射杀,从犯至今下落不明;六年前,位于埼玉县的兴野分行也遭到一名歹徒抢劫,案子至今未破。警方认为,十一年前逃走的那个劫匪和六年前抢劫的那个歹徒,与这次的劫匪堂上忠勇很可能是同一个人。假如能够证明前后三个劫匪真的都是堂上,那么恰巧在这三家分行工作的武藤先生将会是什么样的立场呢?”
  
  武藤夫妻听完对视了一眼。
  
  “尽管没有证据,”泽崎说,“但正史因父母要离婚而感到非常痛心,加上有一天,他在父亲的衣柜里发现了一把手枪……丰富的想象力使正史以为父亲要用那把枪来对付母亲,他非常擔心,每天都偷偷去检查手枪是否还在,只要手枪还在,就表示母亲没有生命危险。就在劫案发生的那天,他发现手枪不见了。他想打电话通知母亲,不巧母亲外出办事不在店内,他又不敢打电话给父亲,更不敢去报警,因为万一父亲并不是要枪杀母亲,他却去报警,那父亲就完了。”
  
  听到这里,武藤夫妻一脸惭愧,像是在自责。
  
  “这时,正史想起了放学路上曾看到的私家侦探社。在他的认知里,似乎只有侦探能够保护母亲了……”泽崎顿了片刻,“武藤先生,假如你真的在那天带着手枪去上班,那你一定事先就晓得那天银行会发生劫案,对吗?当然,我没有任何证据。不过假如你否认自己是劫匪的同伙,警方一定会叫正史去接受审讯的。正史为了保护你,大概会编出一堆谎言,但警方最后还是会问出答案,那时正史就会发现,自己雇用侦探破坏了父亲的计划,也揭露了父亲的罪行……”
  
  武藤一直沉默不语,这时他抬起头说:“我不会让正史被法庭传唤的,我坦白认罪!”
  
  武藤说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不想再帮堂上抢银行了。一开始他只是个从犯,因为从事非法的超额贷款,被抓到把柄,所以被胁迫加入堂上他们抢劫涩谷分行的计划中。后来,堂上就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威胁他。大约一年前,堂上又逼他帮忙抢银行。由于武藤百般拒绝,堂上便对他施加压力。后来,武藤就把一切都告诉了妻子,包括前两次的抢劫案在内。西田幸子一直劝他去自首,但武藤却计划在这次的抢劫中找机会杀了堂上,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永远逃离那个噩梦。西田幸子误以为武藤又要帮劫匪作案,便提出了分居和离婚……最后,武藤叹息道:“正史似乎认为只要留在父亲身边,将来总有一天会让父母破镜重圆。他愿意留在我身边,让我感到很欣慰。为了他,这几个月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举枪射杀堂上的那一瞬间……讽刺的是,这孩子最后竟成了我那计划的致命伤!”
  
  事后,西田幸子告诉泽崎,当她接到泽崎的电话时,心里就觉得不太对劲,但那时她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只好赶往银行,去找武藤商量,没想到歪打正着,将泽崎引向了破解迷局之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