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爱的置换" />
好河北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亲情河北快三> 母爱的置换

母爱的置换

时间:2019-08-19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广西青年邓喜瑞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植物人,需要终身护理。债台高筑的的母亲为了唤醒“活着的尸体”,不仅与植物人儿子发生了数百次的深喉之吻,而且用《爱心置换协议书》进行着一项温馨而又可怕的秘密交易:活体捐出自己一只眼睛的角膜,只求受赠者自愿护理邓喜瑞10年。
  
  祸从天降:车轮碾碎幸福家庭
  
  2008年7月15日,一场猝不及防的车祸碾碎了25岁的小伙子邓喜瑞的青春、梦想与家庭。
  
  邓喜瑞家住广西钦州市。这天零时15分,邓喜瑞下夜班后步行回家。当他行至新阳街中段时,一辆急速行驶的轿车突然失控,驶入了人行道,迎面将邓喜瑞撞飞了七八米远,邓喜瑞瞬间血肉模糊。
  
  奄奄一息的邓喜瑞被送到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,被初步诊断为:头胸复合伤、重度贫血、尿路感染等多处重伤,有死亡的可能。医院当即下达了《病危通知书》。
  
  惊闻儿子出车祸,母亲庞秀丽哭得撕心裂肺。
  
  庞秀丽现年53岁,生育了两儿一女,邓喜瑞排行老二。在母亲的心目中,邓喜瑞是一个最懂事、最孝顺、最善良的孩子。当年高考,邓喜瑞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名牌大学,但为了给经济拮据的父母减轻负担,也为了供弟弟完成学业,邓喜瑞撕毁了录取通知书,在一家包子店打工,起早贪黑地赚钱养家。庞秀丽做梦也不会想到,厄运从天而降。
  
  肇事司机胡郜是一名年仅28岁的教师,当晚他喝得醉烂如泥。经过全力抢救,邓喜瑞捡回了一条命。然而由于脑神经遭受重创,邓喜瑞成了植物人。经法医鉴定,邓喜瑞为一级伤残。
  
  “绝不能让儿子成为废人!”庞秀丽和丈夫邓朝升商量,就算倾家荡产,也要让儿子恢复意识。
  
  庞秀丽夫妇住在“城中村”,夫妻俩平时靠做小本生意维持生计。巨额医疗费让她的生活更加捉襟见肘,家里的积蓄很快花光了。就在这时,一笔神秘的捐款送到了她的手上。
  
  原来,邓喜瑞经常做善事,不仅照顾着一位年过八旬的阿婆,而且几年来,他上下班都带着包子、馒头,沿途发给乞丐们。如今听说恩人出了车祸,那些受过邓喜瑞接济的流浪者将乞讨来的3000多元零钞凑在一起送到医院,祈祷邓喜瑞从“酣睡”中醒来。
  
  乞丐的捐款更加坚定了庞秀丽救子的信心。她把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变卖,又厚着脸皮向亲友借款。为了救儿子,庞秀丽甚至向陌生人下跪求助。有一次,庞秀丽在行乞时,被一条突然窜出来的野狗撕咬得遍体鳞伤。
  
  爱心置换:深吻背后秘密交易
  
  债台高筑的庞秀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肇事司机和保险公司身上,希望他们履行赔偿义务。可是保险公司在垫付了8000元的抢救费后,便不再赔偿。因为根据法律和保险合同规定,保险公司对醉酒驾车造成的交通事故免责;而肇事司机胡郜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依法逮捕,庞秀丽不知道该向谁索赔。
  
  住院3个月,邓喜瑞花去了16万元的医疗费,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。办理出院手续时,医生告诉庞秀丽:在5年之内,邓喜瑞还有苏醒的希望。5年后,他将永远成为一具“活着的尸体”。
  
  庞秀丽和丈夫丢掉了生意,24小时轮流护理儿子。庞秀丽坚信,奇迹一定会发生。然而,生活的艰辛超出了庞秀丽的想象。
  
  首先摆在庞秀丽面前的是儿子的吃饭问题。由于邓喜瑞失去了知觉,无法进食,必须采用注射的办法获取营养。于是,庞秀丽买了两支注射器,一支注水,一支注食。为了照顾儿子的一日三餐,庞秀丽买回泰国大米,用文火熬成稀粥,一滴一滴地注入儿子的食管。由于植物人的嘴不会蠕动,无法进行吞食,庞秀丽每次给儿子喂食时,邓喜瑞吃了吐、吐了又吃,一餐饭需要折腾近两个小时。
  
  由于长时间卧床,邓喜瑞的臀部很容易生褥疮,庞秀丽经常替儿子擦洗翻身。有一次,庞秀丽因操劳过度而熟睡过去,当她一觉醒来时,发现儿子的臀部出现了溃烂。在紧急清毒处理后,庞秀丽想出了一个办法,夜间将闹钟设置为每两小时响一次。这样一来,庞秀丽就可以及时替儿子翻身了。
  
  为儿消得人憔悴,再苦、再累庞秀丽都能承受,最让她担惊受怕的是出现“浓痰堵喉”的险情。
  
  原来,吐痰对植物人来说是一种奢望,如果痰堵住了喉咙,儿子就会随时窒息而亡。为此,庞秀丽经常重复着同一个动作——用舌头将儿子的淤痰吸出来吐掉。
  
  半年过去了,邓喜瑞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。庞秀丽忍不住泪湿衣衫。她每天轻声呼唤着儿子的乳名,蹲在病床前给儿子讲他的成长故事,或者哼着小调,唱儿子喜欢听的歌。
  
  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在呼唤中,庞秀丽口干舌噪,声音曾几度嘶哑。她将润喉片带在身边,即使伤风感冒,喉咙痛疼难忍,她也会深情地呼唤着儿子,期盼着儿子睁开双眼。
  
  然而,奇迹似乎与邓喜瑞无缘。两年过去了,庞秀丽的付出没有一丝回报。邓喜瑞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与这个世界断绝了联系。
  
  看着妻子这两年来为儿子操碎了心,邓朝升也曾多次劝她:“咱们已经尽心尽力了,就看喜瑞的造化了。”但是庞秀丽坚信奇迹会发生。就在这时,邓朝升无意中从妻子的包里翻出了一份合同书,庞秀丽的秘密行动浮出了水面。
  
  这是一份《爱心置换协议书》。“甲方”是庞秀丽,“乙方”目前还是空白。上面写道:“甲方的儿子邓喜瑞在车祸中不幸成了植物人,两年多的治疗、护理没见成效,很可能睡眠终身。甲方早已债台高筑,现在每月仍需要近两千元医药费。为了落实儿子的护理问题,甲方自愿将自己的部分器官、组织做活体捐赠。”协议对接受捐赠的乙方也约定了义务:“乙方在接受器官捐赠后,便成了甲方的亲人,自愿义务护理邓喜瑞10年。”
  
  拦截“乙方”:司法保住母亲的眼睛
  
  原来,庞秀丽在一次给儿子口对口的吸痰后,心酸地想哭一场,却哭不出眼泪,这让她心里一颤。她听说人哭干眼泪后,再悲伤下去就会失明。庞秀丽感到恐惧,担心自己哭瞎了双眼,儿子的终身护理没有人承担。
  
  庞秀丽寝食难安。突然,她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:何不趁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,捐出一只眼睛的角膜?这样既可以帮助他人重获光明,又能给儿子提供保障。即使将来自己双眼失明,受捐者仍可以用母亲的眼睛看着儿子。
  
  庞秀丽为自己的创意兴奋不已。她立即到医院寻找盲人,却把医生吓了一大跳:“您捐献出一只眼角膜,自己便会失明,哪家医院也不敢给您做这种手术。”
  
  庞秀丽很纳闷:我的身体我做主,为何非要等人死后才能捐献眼角膜呢?庞秀丽认为医生胆小怕事,便起草了一份捐献协议,拿到公证处做公证。
  
  这一次,庞秀丽干脆将自己的肝和肾也捐了出去,为了救儿子,就算是拼上一条老命也是值得的。
  
  庞秀丽的举动很快遇到了障碍。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严禁人体器官买卖。急中生智,庞秀丽想出了回避法律的办法:她的器官并不卖钱,而是和受赠人进行“爱心置换”,让受赠人履行护理邓喜瑞的义务。
  
  2011年1月18日,庞秀丽怀揣《爱心置换协议书》来到钦州市公证处,要求进行公证。公证人员愣住了,要求活体捐赠眼角膜在全国尚属首例,法律上也还属于空白。在庞秀丽的要求被拒绝的同时,一场特殊的司法拯救活动也悄然展开了。
  
  法院于2010年做出判决,判处肇事司机胡郜赔偿给邓喜瑞伤残赔偿金、残疾辅助器具费和20年的护理费等共计36。8万元。但是这份判决仍然没有给庞秀丽带来实际安慰,胡郜出狱后立即离了婚,财产已全部转至其前妻名下,他成了一个“穷光蛋”。
  
  几经商议,一项凝聚着爱心与智慧的司法创举出台:让政府买单,拯救植物人、拯救母爱、拯救遭遇劫难的家庭。
  
  法院考虑到,许多案件审结后,因被执行人没有赔偿能力,受害人的权益得不到最终落实。该院通过与当地政府协调,由财政拨款,吸纳社会爱心资源,成立了我国第一个“执行基金会”,专门用于长期资助像邓喜瑞这样的案件当事人。当法官们将第一笔善款送到庞秀丽手上后,奇迹发生了。
  
  2011年3月8日,庞秀丽在一次又一次呼唤儿子的乳名后,邓喜瑞的左眼沁出了一颗泪珠。尽管他目前还不能动,更不会讲话,但在庞秀丽看来,儿子眼角的泪珠,意味着生命奇迹正在爱的孕育中艰难诞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