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传奇故事] “属镂宝剑”传奇" />
好河北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传奇故事] “属镂宝剑”传奇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10-01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1。伍伯世仇
  
  中国历史上,冤仇结得最深最久的,要数伍家和伯家了,结冤已两千余年。早在春秋时期,吴越两国争霸,吴国大夫伯嚭诬陷相国伍子胥,吴王夫差听信谗言,赐伍子胥一柄属镂剑,令其自刎而死。从此,伍、伯两家结下世代冤仇。后来,伍、伯两族后裔居于苏浙交界处,一个叫同福的地方,他们以耕读为生,闲来习武。一条桐溪自西往东,伍姓一族居溪南,伯姓一族居溪北,虽为一溪之隔,鸡犬相闻,但老死不相往来。
  
  民国二十五年(1936),是伍子胥忌辰2420周年。眼看伍氏宗祠破败,伍氏族长伍一玄便筹集资金,准备重修宗祠。就在伍氏一族选定良辰吉日,祭祀先祖,准备开工动土的时候,桐溪对岸伯氏族长伯子煜找上门来了。
  
  原来,伍氏要重修伍氏宗祠的消息早已传到桐溪北岸。伯氏一族有个族人名叫伯苑文,是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,因稍微懂一点风水皮毛,便以给人看风水为生。这会,他得知伍氏欲重修宗祠,便冒出一个鬼点子来,说伍氏祠堂“冲”了伯氏祠堂。因为伍氏祠堂的大门是朝北的,正好对着桐溪对岸伯氏祠堂的朝南大门,就是“犯冲”。于是,他串联伯姓族人告到族长伯子煜那里,要他出面找伍氏,一定要把伍氏祠堂的大门转向。
  
  伍一玄一听伯子煜的来意,勃然大怒,道:“我们伍氏宗祠大门,自古以来就朝向北面!”
  
  伯子煜知道没得商量的余地,只好怏怏而回。伯氏一族眼看对岸伍氏一族动土开工,不由群情激愤,在伯苑文的撺掇下,纷纷抄起家伙,要到对岸找伍家人拼命。
  
  伍氏一族早有准备,见伯氏一族携家伙过溪,伍一玄一声吆喝,乡民便纷纷抄起家伙,列队迎战。
  
  这么些年来,作为世仇的伍、伯两族,经常为了一点小事相互械斗,双方总要死伤一些人。每次械斗后,闹到官府,因伍氏先祖伍子胥是历来为百姓敬仰的英雄,而伯氏先祖伯嚭是历来为后人不齿的奸佞,所以官府都向着伍家,每次都是安抚伍氏一族,惩罚伯氏一族。
  
  桐溪北的伯子煜当了伯氏族长后,因为生性懦弱,便努力约束族人,所以还没有发生过大的械斗。
  
  正当伍氏和伯氏的乡民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的时候,闻讯赶来的伯子煜拦住了伯氏族人,好歹把大家劝了回去。
  
  伯氏一族回到桐溪北岸,都不肯罢休,伯苑文诘问伯子煜:“你身为族长,为什么对伍氏如此畏惧?”
  
  伯子煜道:“當年,确实是我们伯家对不起伍家,所以由着伍氏把宗祠大门朝北,向着我们伯氏祠堂。既然两千多年都过来了,还是照旧吧。况且这么些年来,我们伯氏一族也是人丁兴旺!”见大家还怒气冲冲不肯罢休,伯子煜道,“听我侄子伯龙说,日本人已经入关,国军节节败退,不知什么时候要祸害到我们这里呢,大家还是有所准备的好!”
  
  2。嫁祸与人
  
  第二年冬天,伍氏宗祠基本竣工,就在这个时候,日本人占领了上海,又分兵南下,占领了崇德县城。
  
  这天,伍一玄正在催促工匠加快雕塑先祖伍子胥像,侄子伍大山急匆匆来报信,说桐溪北的伯苑文领着一队日本人来到了桐溪南。
  
  原来,日本人占领崇德县城后,游手好闲的伯苑文就进城投了日本人。驻守县城的日军宪兵队长是龟尾太郎少佐,凶狠残暴,无恶不作,因为人生地不熟,正需要地头蛇,于是,让伯苑文当了侦缉队长。伯苑文一当上日本人的“官”,狗仗人势,专门为日本兵带路,四出扫荡,残害乡民。
  
  只见那伯苑文身穿一件黑皮绸衫,灯笼裤子腰带上插着一把二十响驳壳枪,甩搭甩搭在前面带路,后面十多个日本兵背着三八大盖,簇拥着一个矮个子军官,大皮靴踏着青石板路,耀武扬威地朝伍氏祠堂奔来。
  
  伍一玄把这群日本兵挡在祠堂门外,喝问道:“伯苑文,你带了日本人,想干什么?”
  
  伯苑文点头哈腰地朝龟尾道:“太君,他,就是伍一玄!”
  
  龟尾哈哈笑道:“好,好,你的就是伍先生!”他一见伍一玄身后大门上“伍氏宗祠”四个字,又哈哈笑道,“我的,知道中国的伍子胥,英雄大大的!我的,想祭祀一下大英雄!”
  
  伍一玄冷冷地道:“对不起,祠堂还没建好呢!”
  
  “哎,祠堂没建好,关系的没有,我的瞻仰一下……”说着,便朝祠堂闯进去。
  
  后面的伯苑文正要跟着进祠堂,猛听得伍一玄一声怒喝:“站住!”
  
  伯苑文吓得浑身一哆嗦。伍一玄道:“伍氏一族历来有规矩,凡伯姓之人,不分老幼男女,一律不得进入伍氏宗祠!”
  
  伯苑文脑袋一横,叫道:“我是皇军的人!”
  
  伍一玄冷笑道:“就是皇帝的人也不能进!伍氏规矩,凡有伯姓之人擅入伍氏宗祠,一律截去双腿!”
  
  伯苑文不由打了个冷颤。这时,龟尾道:“伯先生,你的,在门外等着!”
  
  地处桐溪南岸的伍氏宗祠气势宏伟,为前后三进的传统建筑格局,第一进为门厅,紧贴门墙的是戏台;第二进为享堂,是处理本族事务的场所;第三进为寝殿,是供奉伍子胥雕像和历代祖宗牌位的地方。
  
  伍子胥像是伍一玄花重金从德清莫干山选来的一段香樟树身,身高七尺,金盔铜甲,白须飘逸,双目圆睁,威风凛凛,右手扣住腰带,左手半垂腰间,手呈握状,显然是握住一柄宝剑,因剑还没有安装,所以空着。
  
  龟尾嘿嘿笑道:“伍大英雄的,等宝像安置好了,在下一定,要来烧一炷香,以表示对大英雄的,一番敬意!我的,知道伍先生是伍子胥的后人,也是英雄大大的。大日本皇军,要请你的,出任崇德县维持会长,请伍先生的,不要推辞!”
  
  伍一玄摇了摇头,道:“伍氏有家训,‘不仕官,忠报国,心为民’!”
  
  龟尾一双老鼠眼一瞪:“怎么,你要推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