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民间故事] 临州莲事" />
好河北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临州莲事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11-05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临州是个小县,一直默默无闻。清朝光绪年间,刘广济任临州知县。眼看身在临州也不会有啥作为,他就整日埋在书房中,看书作画,自得其乐。
  
  这一天,刘广济正在书房里看书,忽然听到外面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喜庆锣鼓声。起先还以为是谁家办喜事接亲呢,但后来那锣鼓声就在府衙门外响起来了,没再远去。他心下不觉一怔:这是搞哪样儿?
  
  他正疑惑间,当值的差役跑进来报告,说是李顺安来给他送花了。刘广济更是惊愕不已,喃喃地问道:“送花?送什么花?”差役连说带比画:“莲花,碗大的莲花。”
  
  李顺安是临州城里有名的富户,开着两家生药铺,还开着一家粮店,但刘广济跟他没啥交情。这不年不节的,送的什么花呀。但百姓给自己送花,刘广济心里还是美了一美,那也是要亲自迎接的。他忙着回到后堂,换上官衣官帽,来到衙门口。
  
  李顺安手里捧着两盆莲花站在最前面,身后跟着十来个人,敲锣打鼓,真是一个喜庆班子,很是热闹隆重。百姓们不知道出了啥事,也纷纷围过来看。见刘广济出来,锣鼓停了,李顺安大声说道:“知县大人,你为本县日夜操劳,鞠躬尽瘁,清正廉洁,爱民如子。百姓们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。但我们知道,依大人的心性,我们若是送贵重物品,你肯定不要,那也辱没了你的名声。我李顺安就代表百姓们送你两盆莲花,以彰大人出污泥而不染之德,期待大人能够喜欢,也请大人务必收下。”
  
  刘广济笑着说道:“百姓的心意,本官收了!”
  
  差役们忙着接过莲花,捧进府衙。刘广济也请李顺安府内一叙。李顺安爽快地答应了,跟着刘广济来到书房里。
  
  那两盆莲花已经摆在了书案上。刘广济凑到跟前,仔细欣赏着。一个巴掌般大小的深绿色瓷盆中,水面上浮着两片铜钱大小的荷叶,更有几片荷叶俏立而生,中间一枝白莲亭亭玉立。刘广济不禁啧啧称奇。如此精巧的荷叶与莲花,他还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。更可叹的是,这莲花放在案上,顿时就让他的书房里生机盎然了,那真是活色生香啊。
  
  李顺安见他看也看不够,心下暗暗欢喜。
  
  好一会儿,刘广济的目光这才从碗莲上挪开,又对着李顺安抱拳行礼,笑着说道:“这莲花实在精致。倒不知仁兄是从何处淘换来的?定然花了不少银子吧?下官定当奉上!”
  
  李顺安笑道:“花什么银子?这莲花是在下亲手培育的!”
  
  刘广济不禁对他刮目相看:“仁兄好本事。我怎么早没听说?”
  
  李顺安这才说,他也是刚刚学会的,这是他培育出的第一批。刘广济更感兴趣了,问他怎么忽然想出要培育碗莲。李顺安给他讲出一个故事来。
  
  这还是头年的事儿。刚过完年,一天早上,李顺安信步来到临河边,却见崔秀才蹲在河边,捂着脸哭,哭得很伤心。他就问崔秀才遇到了什么难事,自己能不能帮他。崔秀才说他老婆病了,家中无钱医治,觉得自己太是无用,为此才哭。李顺安从袖袋里掏出一两银子给了他,让他快带老婆去看病,这银子也不用还了。崔秀才转哭为笑,欢天喜地地走了。
  
  夏天,崔秀才送给他一盆碗莲。李顺安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新奇的宝贝,马上问他是哪儿来的。崔秀才说,是他自己培育的。他收下了李顺安的银子,给老婆医好了病,还不起钱,又无以为报,忽然想到自己看的一本书中介绍了如何种碗莲,他就试着种了两棵,果真成了,赶忙给李顺安送来了。虽说不值钱,但新鲜啊,也是他的一番心意。
  
  李顺安眼珠儿一转,想到了这是个难得的商机。他详细询问了培育碗莲的过程,崔秀才一一道来,他也一一记在心上。当时时令已过,培育不得了,他就先行准备材料。等到今年早春,他就培育了百十盆,现下是都长好了,他回去就可开卖了。想到这碗莲如此雅致,刘广济又是雅士,特意先送过来。
  
  刘广济淡淡地问道:“你这碗莲,准备卖多少银子?”
  
  李顺安想了想说:“一两银子。”
  
  刘广济忽然变了脸色,冷冰冰地说道:“你打的好算盘!两盆莲花,就想打出本官的名头?”
  
  李顺安没成想刘广济一眼就看透了他的心思,忙着施礼赔罪:“大人息怒,大人息怒。小民没那意思,只是想送给大人两盆花。”
  
  劉广济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:“真要给本官送两盆花,还要搞出那么大的动静?本官最恨被人当傻子耍。怎么送来的,你怎么拿回去!否则,别怪本官无情!”
  
  这真是拍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。李顺安这个气呀。可他也不敢跟知县大人较劲呀。他赶紧叫回了喜庆班子,又是一通敲锣打鼓,百姓们又围过来看热闹了。李顺安端着两盆莲花,骚眉搭眼地从府衙里走出来。百姓们不禁议论纷纷。有人就问李顺安:“你送给知县大人的花,怎么又拿走了?”李顺安赌气地说:“知县大人是清官,啥都不收,只看了看花儿!”
  
  再说刘广济,越想越气,命差役把崔秀才给带到了大堂上。
  
  崔秀才一脸懵,迷茫地望着刘广济,颤着声儿地问道:“大人,但不知小民,犯了啥错?”
  
  刘广济问道:“李顺安栽培碗莲,可是你教的?”
  
  崔秀才点头应道:“是。但不知教了他种碗莲,又是犯了啥错?”
  
  刘广济狠狠一拍惊堂木,怒道:“你一个秀才,公塾的先生,竟然如此无知,真是可恨!莲藕莲藕,那莲乃是为藕而生。藕是本,为人食用。你们培育出的碗莲长藕吗?不长藕了,又有何用?真是教人玩物丧志。拉下去,重打十板!”他生气地丢下水火令签。
  
  崔秀才还想辩解,可差役们不听啊,把他拉到堂外,“噼里啪啦”打了一通板子。崔秀才趴了半天,这才缓过神儿来,爬起身,一瘸一拐地回了家。
  
  这事儿很快就在临州城里传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