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传说] 蒙面人之谜" />
好河北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蒙面人之谜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11-07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早些年,我家在西南山区的小镇上开了一家饭馆,名字叫作“赞扎华扎”,傈僳族语意为:吃饭喝酒。
  
  小镇隐藏在深山峡谷中,这里每月赶集一次,赶集的日子就是我家最忙的时候。小饭店里一桌桌坐的都是称兄道弟、吃饭喝酒的“阿翼爬”(傈僳语:朋友)。
  
  那时候我还太小,帮不了什么忙,就去街上闲逛。赶集日,街上的人们形形色色:有的头戴兽皮帽,有的身穿羊皮袄,有的肩挎黄桑弩,有的腰挂熊皮包。对于这些打扮,我已经司空见惯,见怪不怪,可是有一次,我看到了一群奇怪的人。
  
  这群人都是男性,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,他们的脸上却都遮着一块布,在人群中格外显眼。我偷偷跟着他们逛了一圈,也没看到他们的庐山真面目。我好奇极了:莫非他们的脸上有什么秘密不成?
  
  回到饭馆,父母都忙晕了,也没顾得上我,我独自走到柜台边坐下,把弄着酒提子。突然,最里桌的一个客人吸引了我的注意。这个客人单独坐一桌,脸上挂着一条显眼的花格布毛巾。啊,他就是刚才街上那些怪人中的一個。我想,一会儿他吃饭,肯定得摘下那块布,我就有机会看到他神秘的脸啦!
  
  不久,母亲端了一碗米线到这男人面前。他点了点头,从筷篓里拿出一双筷子。我紧紧地盯着他,期待着他摘下“面具”。
  
  终于,男人把筷子插进碗里,双手伸到耳边,轻轻地解开面巾,同时,他的双眼看向四周。我赶紧低下头,用余光看到,男人缓缓摘下面巾,面巾下的脸让我吓得险些惊叫出声——那是一张左半边没有脸皮的脸!男人只能靠右半边脸咀嚼食物,牙齿艰难地一张一合……我吓得不敢再看下去。
  
  热闹的集市慢慢散去,这一整天,我都处在恍惚之中。那张狰狞的面庞反复浮现在我的脑海中:到底是什么让男人失去了半边脸?是不是集市上所有蒙面的人都和他一样,只有半边脸?想想我就头皮发麻,手心冒汗。
  
  吃过晚饭,我出门去街上走走,舒缓一下情绪。这条街不长,街角,邻居家的老爷爷正在小憩。他七十多岁,须发皆白,头戴一顶插着锦鸡毛的毡帽,身穿一件黑麂褂,腰挎长刀,手持一杆长烟斗。这烟斗,竖起来比我还高!
  
  爷爷见我过来,就喊着我的小名招呼说:“阿吉克,过来过来,帮爷爷点个火。”
  
  我走了过去,爷爷把黄铜烟嘴咬在嘴里,我在另一头的烟锅旁给他划火柴。夕阳西下,我坐在了爷爷身旁,目光被他腰上挎着的刀吸引了。那刀很特别,头尾齐宽,刀把是牦牛骨做的,已经被摸得乌黑发亮,刀鞘却包裹着一层黑皮。那皮足有两厘米厚,上面还有几根稀疏的毛。
  
  我指着刀鞘,好奇地问:“爷爷,这是大象皮吗?”
  
  爷爷说:“傻孩子,我们这里哪有大象,这是老熊皮!”
  
  “熊皮能有这么厚?”我有些怀疑。
  
  爷爷脸上浮起一丝微笑:“小娃娃,我告诉你,老熊的皮是最厚的,最硬的弓弩都奈何不了,只能伤到它的皮毛。”
  
  我追问:“那这熊皮是怎么得来的?您杀过熊吗?”
  
  爷爷的神情似乎在回忆着什么,过了许久,他问我:“今天赶集的时候,你见到那些蒙面的人了吗?”
  
  我想起在自家饭馆看到的情景,心里“怦怦”直跳,但还是故作平静地问:“嗯!他们……他们是怎样一回事?”
  
  爷爷一脸严肃地说:“你不是想知道这老熊皮是怎么来的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吧!”
  
  谜团终于要解开了,看着烟锅里的烟一阵阵地从爷爷的嘴里吐出,我听他慢慢道来——
  
  爷爷说,这些蒙面的汉子都来自同一个寨子,名叫“格拉丹”。格拉丹在傈僳语里意为“天上的草原”,地处原始森林中,有很多高山草甸,海拔最高,也最为闭塞。
  
  原始森林里的熊高大凶猛,以往人和熊相安无事,互不侵犯,可是,自从马帮的骡马运进来一种现代的伐木工具——油锯,人和熊的战争开始了。
  
  油锯有锋利的链条齿轮,只要加满汽油,一棵四五人才能合围的树,顷刻间就会被锯断,轰然倒地。有了油锯,树越伐越多,越来越多的树桩出现在森林里,裸露的空地也越来越多。
  
  一天,格拉丹的一个小伙子拿上新买的油锯,朝着林子深处进发。走了很远,他发现了一棵参天古树,至少有几百年的树龄。他喜出望外,这么粗的树,卖到镇上给人做柱子,可以赚上一大笔钱。
  
  小伙子全神贯注地锯着树,耳边尽是油锯的轰鸣声。突然,他感觉肩膀有些沉重,像有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头,他一扭头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他看到,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