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海外故事] 终极解决方案" />
好河北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海外故事] 终极解决方案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11-07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这天,卓泽市的《先驱报》上登载了这样一则广告:“你是否被配偶束缚在婚姻中,看不到希望?你的难题或许有一种终极解决方案。如有興趣了解,请致信《先驱报》164信箱,所有通信都严格保密。”
  
  这则广告是大学心理学教授帕克逊所做研究的一部分,他想研究那些打算谋杀伴侣的人士的心态,希望用这则广告引诱出合适的研究对象,来佐证他的观点:假如能雇凶杀人,而不用亲自动手,谋杀配偶的案件数量会有惊人的增长。
  
  等帕克逊教授从报社信箱里取回第一批来信、逐封阅读后,他果然发现了几封让他感兴趣的来信。其中有一封来信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,信的开头没有称呼,末尾没有署名,内容相当简洁:“今晚八点,麦克酒吧,点杯苏格兰威士忌。解开右脚鞋带,再系上。”
  
  看来,有人上钩了。晚餐之后,帕克逊穿上外套,对妻子多丽丝说道:“亲爱的,我要去趟大学,有事要办。”
  
  “哦。”多丽丝回应道。大学教授每工作七年可以休假一年,多丽丝本想趁着休假年去坐邮轮环球旅行,可帕克逊却计划留下来继续搞研究,所以这一阵子,多丽丝态度总是冷冰冰的。
  
  帕克逊开车到了麦克酒吧,坐下后点了杯苏格兰威士忌,又按照信上的要求,解开右脚鞋带再重新系上。他满怀期待地左右张望,可是没人向他走过来。帕克逊猜想或许是写信的人迟到了,没有看到他的举动,于是他等了一刻钟后重新点了杯苏格兰威士忌,再次做了解鞋带又系鞋带的动作。
  
  等了整整一个小时后,帕克逊决定放弃。
  
  到了第二天,帕克逊照常去大学上班。午餐之后,他在公园里悠闲地散步,看见一名衣冠楚楚的高个男子朝他走来。男子浅浅一笑:“昨晚你喝了好几杯苏格兰威士忌,今天上午感觉如何?”
  
  帕克逊凝视着男子:“你昨晚在麦克酒吧?是不是你给我寄的……”男子点头:“是,我昨晚去了麦克酒吧。”
  
  帕克逊怒道:“你为什么明明到了却不走出来?”男子冷静地说:“因为我为人十分谨慎,我现在不是来找你了吗?话说回来,你的终极解决方案是指谋杀吗?”
  
  帕克逊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
  
  男子继续发问:“假如我出钱让你杀了我妻子,你会怎么干?”
  
  “我会安排妥当,给你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明,到时候我枪杀你的妻子,而你不会受到丝毫牵连。”
  
  男子点点头:“对一个外行来说是挺好的方案,帕克逊教授。”
  
  帕克逊听到男子报出自己的身份,顿时慌乱失措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?”
  
  男子答道:“昨晚我从酒吧跟踪你回家,今天早上又跟踪你到大学里,不费吹灰之力就查出了你的身份。教授,我不相信你这么有地位的人会当杀手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  
  “这和你无关。”
  
  “要不要我将这事报告警方,或者提供给哪位记者当新闻素材?”
  
  帕克逊心想,一旦这件事被大张旗鼓地报道,他的研究计划肯定泡汤。最后他只能服输,向男子讲述了他的研究项目。
  
  男子听完,若有所思地说:“教授,你想不想发笔横财?你只要将那些想雇你杀人的来信转交给我,我会为每封信付你五百美元酬劳。”帕克逊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:“你为什么想要那些来信?难道你是个杀手?”
  
  男子微笑着说道:“教授真是个聪明人。干我们这一行,一个难处就是如何寻找到潜在的客户。我们总不能在媒体上登广告吧?但你可以假借学术研究的名义做这类广告,帮我找到有意向的客户。”
  
  帕克逊站起身,义正词严地说:“现在轮到我要报警了。”
  
  男子耸耸肩:“你能证明什么?我会否认咱们有过这次对话。而且你在明处我在暗处,你就不怕哪天被暗杀?况且你好像没意识到,咱们能把这门生意做到多大。你还可以把广告做到外埠媒体,咱们可以把生意扩展到全国。”
  
  “我绝对不会与你合作!”
  
  男子没有放弃,他说:“教授,我会给你一些考虑时间。记住,有许多心理学家会欣然接受我的合作提议。”男子说完之后,就穿过马路,走向一辆敞篷跑车。
  
  帕克逊望着男子的身影,心中叫苦不迭,自己的广告怎么招惹来真的杀手了?现在杀手提出合作,如果不答应,自己会不会因此丢掉性命?帕克逊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  
  结束一天的授课后,帕克逊心事重重地回到家。多丽丝问他怎么了,他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
  
  过了数日,帕克逊中午去公园散步时,那辆敞篷跑车又突然出现在他身旁,高个男子转过头问道:“教授,想好了吗?上车聊聊?”
  
  帕克逊乖乖上了车,又气呼呼地说:“你说是想让咱俩合作,可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。”
  
  男子见到有转机,笑眯眯地说:“你可以叫我哈斯克。”帕克逊说:“哈斯克,我可以答应与你合作,但我有个条件。”
  
  “什么条件?”
  
  帕克逊叹了口气,说:“这就要从头说起了,我这次登广告后陆陆续续收到一些来信,大多数信都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,但其中有一封信的墨迹让我觉得很眼熟。我试着将它与我书房里的打字机字模做了比较,发现那封信正是用那台打字机打出来的。我家里只住着我和妻子两人,既然信不是我打的,那么就肯定是我妻子打的。我妻子竟然写信来咨询,用终极解决方案让自己的丈夫永远消失需要花多少钱!她竟然想要干掉我,难怪她去年给我买了一份高价的人身保险!”
  
  哈斯克同情地看着帕克逊:“这个世上就女人最不可信,你是不是想让我解决掉你妻子?”
  
  帕克逊两眼闪光:“如果你帮我这个忙,我就和你合伙做这门生意。”哈斯克说:“交给我吧。”
  
  到了周末,就像帕克逊和哈斯克事先协商好的,帕克逊去了外地参加学术会议,而哈斯克会趁着天黑时闯入帕克逊家,除掉他妻子多丽丝,让现场看起来像是一名入室偷窃的盗贼所为。
  
  晚上,哈斯克穿了一身黑色衣裤,戴上帽子和口罩,如约到达帕克逊家。他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,看来多丽丝在洗澡,这样更容易下手了。教授事先给他画过住宅的平面图,因此哈斯克对这座宅子了如指掌。哈斯克转动浴室门把手……
  
  然而就在哈斯克开门的那一刻,他的手枪就被人打飞了,脖子又挨了狠狠的一拳。攻击者顺势将他撞到墙上,试图反剪他的双臂。接着有几个男子从其他房间里冲出来,举起手枪对准他,嘴上叫着:“不许动,你被逮捕了!”
  
  哈斯克这才发觉,最开始攻击他的人,竟是个漂亮的黑发女人。
  
  本该在外地的帕克逊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,他抱住黑发女人关切地问:“亲爱的,你没事吧?”
  
  哈斯克看到这一幕,才明白自己中了帕克逊的圈套。在哈斯克被警察带走之前,帕克逊对他说出了真相。原来,帕克逊的妻子多丽丝婚前是个警察,帕克逊担心妻子安全,说服她在婚后退出了警队。几天前多丽丝见到丈夫神情异常,询问后知道真相,于是联系了警队旧同事,设计了这个引诱杀手自投罗网的圈套。